转载自知乎用户浅色回忆,本文原始地址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01331508/answer/525319974

什么是爱情?

生物学家会回答:爱情是脑垂体分泌出的内啡肽。

文艺青年会回答:她眺起眼睛,她看得我浑身美丽。

夏目漱石会回答:今夜月色很好。

竹宫老师会回答:爱情是幽灵。

且看龙虎中的三个女主角。

实乃梨是龙儿的初恋。

亚美是作者的亲女儿。

然而,她们都输给掌中老虎了。

为什么?是因为大河很完美,人见人爱吗?

当然不是,学校走廊上无缘故的给你来一拳,家中水池都发霉的女生,各位怕是躲都躲不及吧。

但是大河就是赢了,为什么?

因为爱情是幽灵——

这世界上有一个东西,
任谁也没见过—— 它很温柔、很甜。 
如果看得到,应该每个人都会想要吧! 
正因为如此,所以谁也没有看过。 
这个世界把它隐藏得好好的,
让人无法轻易得手 
但总有一天,它会被某个人发现—— 
唯有能够得到它的人,才可以看见它。 就是这样。

每一个完美的爱情故事,总会有一个平淡如水的开局。

当眼神凶恶的龙儿蹲在地上拼命去除墙角的霉菌,身体不如床一半长的大河安然在遍地垃圾的房间里安睡。观众对这部作品今后展开唯一准确的猜测只有钉宫标志性的“无路赛”,决计想象不到在这么一个普通的开篇下,隐藏着多么大的杀机。

毕竟,这CP明摆着是作者已经配好了。

运动系少女实乃梨和龙儿

傲娇系少女大河和北村

大家都是郎有情妾有意,只剩一张窗户纸没有捅破。

就算有人猜到剧情会按照标题来个逆转,恋爱关系重组,能想到的也无非是日剧里都已经用滥的“身边陪伴你的人才最适合你”。这似乎也没什么值得惊讶的。

可是,竹宫悠由子就是那么的熟练,《龙与虎》接下的剧情的确是“身边陪伴你的人才最适合你”,实现的过程也毫无神展开,却能一步一把刀,插入观众的内心。

用“互相帮助,一起搞定喜欢的人”为理由,把龙儿和大河捏在一起。

用“误会”为催化剂,在身边人的误解中,给龙儿和大河萌生出的眷恋加上一把火。

然后,当海边剧情来到,龙儿和大河各自有了第一次摊牌的机会时。他们顺理成章地犹豫了——屏幕前的观众也跟着犹豫了。龙儿和大河的配对真好啊,真的要把他们拆开吗?

所以,爱情是幽灵。

看不见,摸不着,却始终存在。

在真的见到之前,没人知道幽灵的真实样貌。

实乃梨和龙儿对谈的那一段,至今我也无法忘怀——

「还有一件事,我也有同样的想法。我相信将来总有一天会遇上自己打从心底爱他的人,和他交往、结婚、幸福快乐。可是事实上,不曾有人让我有过这种感觉。」  

实乃梨悬空的脚尖晃来晃去,在龙儿的眼角画出白色的光之轨迹。  

「这个世上理所当然存在一种人,他们从国中或高中时就不断与人坠入爱河、交往、被甩或分手,这些人理所当然地谈着恋爱,也认为那就是爱而我,完全不是那种人。不是常人自称『灵感强』或是『看得到』,老是爱说『啊,肩膀好重!』、『这附近有不少怪东西喔!看,那边也有!』等等。我常常怀疑他们真的看得到幽灵吗?同样道理,那些人真的在谈恋爱吗?因为我看不见,所以即使我相信,那个『理所当然』依然永远不会出现。因为我不曾体会过。对别人来说『理所当然』的事情我却没有遇过,所以我不相信。我就像个局外人,想去相信,也有点想放弃。我所能做的,顶多是羡慕地望着『看得见幽灵的人们』、咬着手指感到憧憬,为他们加油。只是想藉由这么做,与那些局内人有所『交集』但我还是很想大声告诉他们『那些都是骗人的!是眼睛的错觉!是你们想太多!』所以对于你刚才的问题,我的回答是『没有』。」  

实乃梨一口气说了这么多,不确定龙儿是否听得懂,不禁不安地看向龙儿—— 

「高须同学,你看得见幽灵吗?」

那句“白色的光之轨迹”实在是太妙了。

面对自己喜欢的人时,我们就是这个感觉啊,想看又不敢看,太在意所以太犹豫。

这段对话看似和作品的主题无关,然而若是看完整个故事再重新审视。

难过的几乎要为实乃梨落下泪来。

她不是没遇到过能让自己打心底爱上的人。

她遇到了,这个人就坐在她面前,再过几集她就会彻底明白自己的心意。

可是——

那时就已经晚了啊,晚了啊,晚了啊。

少女情怀总是诗,相识也好,喜欢上也好,成为朋友也好,是实乃梨先,明明是实乃梨先,却阴差阳错的让大河进入了龙儿的心里。

这不是谁的错,谁让那个幽灵看不见摸不着,想要确认极其困难。

谁让实乃梨身为运动少女,在这方面却细腻万分。

远不如靠着感觉做出判断的逢坂大河。

这一场,输的不冤,却让人真的难过。

不过,比起看的透彻,却因为迟到而毫无机会的亚美美来说:

曾有一战之力的实乃梨或许还是幸福的吧。

我们还能说什么呢?

犹记得当初火热的党争终于迎来理所当然的结局时。

无论是实乃梨党还是亚美美党都不得不承认——我支持这门婚事。

掌中老虎就应该配家务之龙。

没有道理,也不需要道理,就像龙儿大冬天坐在冰冷的河水里大声表白。

我能从中听到冰块碰撞、破碎的细微声音。

那是春天的序曲,就像爱情一样。

恋爱观说完了(其实是专栏旧文),再让我们来说说价值观。

既然是恋爱轻小说,价值观其实也是从恋爱的角度来体现的。

换言之——作者让什么样的角色在爱情中修成正果,这种角色代表的就是作者所认同的部分价值观。

那么,竹宫笔下男主角的共性是什么?

用心。

这个答案和现在鄙视舔狗的大风气背道而驰。在知乎扭曲的情感区那边,翻开讨论恋爱的问题,大部分都是鄙视舔狗,鄙视绿茶婊,鄙视伪女权,并且无限制扩大目标范围的答案。似乎回答者都中了某种蛊,集体认为“爱情里自己不能受委屈,委屈求全就是要被对方压制一辈子“。

当然,回答者们并没有中蛊,只是那样的答案读者爱听而已,就算现实里根本没人看得上,也能脑补成“不是没人看得上我,而是我机智地规避了外面的妖艳贱货”。

言归正传,竹宫笔下的角色是这样的——在《TIGER×DRAGON》中,龙儿在接到实乃梨传过来的纸条时要“慎重的撕下一块漂亮的正方形”回信。圣诞之夜给大河熄掉蜡烛后才奔向学校。《金色时光》的万里也是同样细心,香子第一次离开他家还是凌晨,他坚持站在窗口看着她顺利打上出租才转身离去。而当香子来访,他也会特意准备矿泉水来给对方烧水。

这也是为什么龙儿和大河,香子和万里这两对在传统观念里门不当户不对的组合能走到最后。

这个世界上的婚姻,有人拿着计算器斤斤计较,也有人就是想要对方一颗真心。那么这个真心如何表现出来?

不是你买了五克拉的大钻戒送给她,也不是整天在QQ群里嘘寒问暖。

而是在某些不求回报的细节上,你下意识地就去做了,对方或许根本就不知道。

除此之外,另外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明确自己的内心。

在更加放飞自我的《金色时光》中,竹宫老师写了一个叫做“二次元君”的人物。

这位是个标准的宅男,和某集装箱死宅一样,整天靠着脑补出来的妹子过活。然而,偶然遇到当年在感情上刺伤过自己的小秋学妹。二次元君原本稳固的脑内世界开始逐渐崩损。

他试图靠和现充同学混迹在一起过上每日啪啪啪的充实三次元生活,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接受一夜情。他试图靠写小说来证明自己的脑内世界,却因为自己的疏忽引起了火灾烧掉了原稿。

但竹宫似乎觉得这样还不够,在宅男们已经中枪到遍体鳞伤后,还不忘再向伤口上撒去一把盐——

“其实应该超喜欢女生的吧?但是比起女生更喜欢自己对吧?因为怕万一动了真情会感到痛苦,所以就自己画了一条线,既不跨出去,也不打算让人跨进来。”

“二次元君就属于只要受到一次挫折就再也站不起来的人,这个事实是显而易见的,只不过就是这样而已。”

“说到底你这混蛋不去学校,又不去打工,就只是阴森森地窝在家里闲晃不是吗!爸爸和妈妈很可怜啊!居然对你这种家伙有所期待,还硬是帮你凑了上大学的学费。”

不敢接触异性却要对着电脑屏幕意淫,自我意识过剩认为自己独一无二,遇到挫折就学蜗牛缩回壳里,自暴自弃说到底只是希望找个人撒撒娇。竹宫借书中角色之口毫不留情地揭开宅男的一块块遮羞布。言辞如刀却无可辩驳,无论高喊脱宅口号,还是为了避免失败干脆就不去尝试。究其根本,这都是因为成长的还不够完整,就试图躲入二次元这个避风港。

没错,二次元的确是个优良的深水港,再狂暴的飓风也与这里无缘。可同时二次元也是属于“过去”的领地。一直停泊在其中是根本无法驶向未来的。

最终,当年因为自己中二期的矜持而拒绝了小秋学妹好意的二次元君终于也拿起金属球棒,重新踏入了三次元,为了把小秋从不良少年的手里解救出来而出发。虽然根本没有发生斗殴,靠着姐夫的声望就震慑住了对方。但对于二次元君来说,这却是踏破次元的一大步。

那么结局又如何呢?熟悉的家庭餐厅里,二次元君又开始重新敲打那部曾经化为灰烬的小说,只不过这次他的身边多了一位复习功课的学妹在陪。竹宫大概也是藉此告诉读者,就算是死宅,也能找到属于自己的真爱,当然,前提在于——你从未放弃过前进。

总而言之,明确自己的内心是知,用心和前进是行。

没必要强迫自己去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但是一旦认清了内心,就要奋不顾身地去做。

这个道理说出来很普通,也许看到这的你还会觉得我只是用几千字说了一句谁都知道的废话。

然则大道至简,知易行难。

重要的不是《龙与虎》传递的恋爱观和价值观如何?

重要的是当你知道了这个尽人皆知的道理后,能不能够身体力行去实践。

啊,今天我知道,在世上,最让人畏惧的恰恰是通向自己的道路。——《德米安》


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君掌盛无边,刹那成永恒。